一般不再提倡大家在办公实里穿西 装或外套

 工业用纸     |      2018-11-15 19:46

  

  就以衣服的质地论,棉、麻等天然织物不像化纤、涤纶那样由石油等原料人工合成,因此消耗的能源和产生的污染物要相对较少。在面料的选择上,纤维制成的布料比棉布更环保。墨尔本大学的研究表明,布料对生态的影响比棉布少50%。用竹纤维和亚麻做的布料也比棉布在生产过程中更节省水和农药。而且天然衣料穿着起来也更加舒适。

  衣服的件数已经是低碳生活的一个核心理念。夏天的时候少穿衣,一般不再提倡大家在办公实里穿西装或外套,男士除非在正式场合,否则不打领带,冬天的时候多穿衣,不需要把办公室的暖气开到只需要穿单衣。光是这两点办公室着装理念的改变,就能大大减低空调对全球气候的影响。

  研究表明,一件衣服在其制造、运输、使用、报废过程中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其中60%的“碳能量”在清洗和晾干过程中释放。需要注意的是,洗衣时用温水或凉水,而不要用热水;衣服洗净后,挂在晾衣绳上自然晾干,不要放进烘干机里。这样,你总共可减少90%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低碳食物就是在食品的生产过程和人们在消费食品的过程中(包括加工和运输)耗能低、二氧化碳及其他温室气体排出量少的食物,反之即是高碳食物。对比之下,可以看出,生产肉类食物的耗能高、二氧化碳排放量多,是高碳食物,而谷类等碳水化合物则是低碳食物。

  当然,在食物的“碳能量”中,异地食物和反季节食物由于在运输和培育生产过程中,需要消耗更多的能量,也形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高碳”食物。去传统的菜市场里选购你家最近产地的食物产品,远比到超级市场中选择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食物,以及反季节蔬果更为低碳。

  “打包”本来是中国人的优良习惯,甚至这个中文词已经和“功夫”成为了世界通用语。但出于种种原因,现在愿意“打包”的人越来越少,尤其是在交际应酬和商务宴请中,谁都不好意思“打包”。但就在今年的奥斯卡颁奖晚会的晚宴上,使用的餐具、酒杯、餐巾纸与卡片等全部都是再生品,剩余的食材也将在晚宴之后全数捐给“食物银行”,这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打包”。以后,“打包”不是小气的表现,而是一种得体时尚的生活方式了。

  广州珠江新城部分楼宇率先使用了集中供冷的“管道冷气”系统。这种集中供冷系统减低了各楼层乃至各个使用者自己安装冷气系统而造成的室外温度“炎热”现象。据初步分析,此举可使珠江新城核心区温度降低2℃至3℃。

  集中供冷必须取决于市政集体建设,但作为绿色的低碳房,大至太阳能热水器,减少其他能源的使用,双层窗户,减低室内暖气或冷气的流失,小至配备的马桶是否有“双重水位”的按钮可选,都是重要的考察标准。

  除了房子本身的配备够“低碳”,居住者的理念也非常重要。关灯关电器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一个人占据了过多的空间,也是对资源的浪费。在这个以“换房”、“大房”来考量个人成就的年代,大家有没有想过,“房子,够住就好了”。

  就看看挪威驻穗总领事安佩得上周的尝试———他分别以自行车、地铁、出租车、公交车、滑轮5种方式在上班高峰期,从滨江东路到天河中信广场上班,分别耗时35分钟、50分钟、30分钟、55分钟和35分钟,通过这种对比可以看出,在交通繁忙时段,开车根本不可能节省时间。

  周迅曾经计算了自己在2008年全年飞行里程共计149483公里,折算成碳排放量总计19493公斤,她将捐出抵消这些二氧化碳所需要的树苗238棵。如果你也是经常搭乘飞机的人士,为何不考虑在植树节前后种上几棵小树呢?在白云山风景区就有类似的活动,只需花费几十到几百元,就能认种一棵树。至少下回在飞机上俯瞰大地的时候,不会觉得那么内疚吧。

  低碳这个概念推行了一段时间了,但到底准确的定义是什么呢?低碳生活(low-carbonlife)可以理解为: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就是低能量、低消耗、低开支的生活。“节能减排”,不仅是当今社会的流行语,更是关系到人类未来的战略选择。提升“节能减排”意识,对自己的生活方式或者消费习惯进行简单易行的改变,一起减少全球温室气体(主要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意义十分重大。追求健康生活,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选择“低碳生活”,是每位地球公民应尽的责任。

  自发明了造纸术后,造纸的原材料就离不开植物纤维,因此对森林破坏很大。但是石头纸以石灰石(碳酸钙)为主要原料,替代了植物纤维技术,以高分子材料及多种无机物为基材辅助材料,经过特殊工艺处理后生产出的一种可循环利用的新型纸张。与传统造纸工艺相比,其生产过程无需用水,不消耗林木资源,不产生废气、废渣,印刷清晰度高,产品可降解,属无污染的绿色环保项目。可用于替代文化用纸、工业用纸、包装用纸、家庭用纸,而且耐撕、耐折、耐油、防水、防霉,可直接接触食品。

  这种环保袋使用特殊的环保材料,材料置于室外90天可自然分解,置于室内使用寿命长达5年,燃烧时无毒、无味、且无任何遗留物质,从而不污染环境,被国际公认为保护地球生态的环保产品。而且这种环保袋的质料更容易印染颜色和图案,让人们的生活更加美丽。在两会中使用的环保袋,就具有4个颜色可供选择,也凸显了新时代的个性化。

  除了纸张,传统的铅笔由于其握柄处使用了木材,对森林的破坏也非常严重。而在两会中使用的环保铅笔,其握柄处是由废旧报纸制造的,1吨废报纸可产18万支环保铅笔。这种铅笔的广泛推广,也是对树林的一种保护。

  在两年之前,朋友丢给我一个网站,里面有关于家居、生活习惯、出行方式的调查问题。一番按键回答之后,赫然发现,如果人人都如我这般生活,人类将需要8.6个地球。发给我玩的朋友更了不起,作为一个经常出差、号称把南航当公交车来坐的商务人士,人人如他,那将需要12.2个地球。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觉得自己愧为一个地球人。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低碳这个名词默默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当中。

  而环保大国挪威驻穗总领事安佩得,上周以自行车、地铁、出租车、公交车、滑轮5种方式体验广州交通,响应低碳出行。他在接受记者采访中坦然承认,使用这些方式上班,是一种作秀,但希望这场秀能引起广州市民对于低碳出行的关注。

  而作为两年前默默羞愧的那个地球人,我在这两年中逐渐尝试减少对地球资源的霸占。例如,多坐地铁少打车,去超市买瓜菜的时候,不再被所谓的山东大枣、新疆葡萄所吸引,尽量选产地靠近广州的食物,既减少食物运输过程中二氧化碳的排放,当然,产地越靠近,食物自然也越新鲜了。买电器的时候仔细地研究能源标签,把家里的灯泡都换成了节能灯泡,既“低碳”又省了电费开支,一举两得。

  对于“低碳”生活,不少人有这个理念却也心怀“偏见”。有朋友曾经抱怨,上有老下有小的,买了小车总不能不用吧,自己还是无法“低碳”了。但其实,“低碳”不是一个固定的套餐,在众多低碳生活的选项中,“勿以善小而不为”,能做到一点是一点,都是对地球的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