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是旺盛 的需求端

 废纸回收     |      2017-12-31 19:36

  

  有消息称,智能回收平台“我爱收”完成天使轮融资,投资方未披露。本轮资金将主要用于设备生产和智能回收柜的铺设投放。我爱收成立于2017年,是一家以智能设备终端形式切入的再生资源回收平台,目前以纸回收业务为主。

  中国消费品可回收资源主要有废纸、废塑料、废弃电子电器产品、废木材(家具)和废纺织品等,占所有可再生资源回收总值的 27% 左右,其中又以废纸回收利润率更高。

  国内废纸回收更接近卖方市场。造纸厂需求旺盛且长期依赖进口,对比进口废纸、原生木浆,废纸废浆的价格优势明显。随着进口外废加征25%关税政策的影响,供不应求之下废纸价格将进一步拉高。

  一边是旺盛的需求端, 一边是潜力尚待挖掘的供给端。公开资料显示,国内废纸利用率不足45%,而世界领先水平可达 88%,差距明显。即使按照2014年国内回收利用废纸 4,400 万吨的保守数据计算,废纸回收市场已经达千亿级规模(北京市场约112亿),潜力巨大。

  1) 传统一线回收个体户:受制于资金和储存空间,传统废纸回收必须要经过多个中间商才能将废品流通到回收站和拆解厂。同时,C端的投废需求和回收人员的回收能力无法直接沟通匹配,因此每次收废品只能凭运气蹲点小区或者骑车游走回收,回收效率低下而且收入不稳定。

  2) 解决沟通匹配痛点的O2O信息平台:以“再生活”为例,这家曾覆盖北京1000个社区,拥有30万注册用户的O2O回收平台最终因经营压力无奈在2017年停止提供服务。O2O平台的财务模型中最大的问题是低客单价、高物流成本导致难以盈利。

  3) 放弃低单价市场的2B回收平台:以闲豆回收和笨哥哥为代表,可以看到最初的回收企业纷纷放弃个人用户,转向大B客户——商户可以产生稳定的供给,高回收量与客单价,最大化分摊物流成本。

  4) 化零为整的智能回收柜模式:C端市场因为分散的供需位置分布一直停留在劳动密集的状态。然而据称占废纸回收60%以上市场规模的C端市场真的没有革新的机会吗?随着无人智能终端的风潮,社区回收柜的项目想用化零为整的方法优化回收的财务模型,实现规模效应。

  在收集端,我爱收通过在小区、大学等社区场景放置智能回收柜,根据社区规模按每配置1-2台的设备。绑定账户的用户通过扫码开舱门,将废纸放入投递口,机器自动计算重量和价格,确认后直接打款。

  在后端处理部分,我爱收有自己的回收车队,一车2人。通过一套自主研发的云服务物流体系,规划回收路线,及时派车回收,统一将各点位的回收废纸转运到分拣厂集中处理,定向送往回收站、打包站和造纸厂。

  我爱收想用这套机制打通废纸回收的产业链条,在规模化基础上挑战原有的“C端-个体户-回收站-打包站-造纸厂”产业链条,通过缩短环节提高利润,解决废纸回收最后一公里难题。

  我爱收今年5月已完成柜体设计,目前在上海试点优化运营模型,计划从11月起开始大规模铺设。目前柜子已签下包括保利、复旦大学在内的100多个社区点位。据团队介绍,目前单个柜子日均可以贡献100公斤的回收量。

  目前团队19人。创始人李光曾担任LG、西门子等企业核心管理工作,并有租租房车网等成功创业项目。

  从“无人零售”到“无人回收”,线下智能终端对回收这个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重塑是彻底的。如果这种互联网新模式迅速打开市场,遍布全国各地小区,对于一些废纸回收散户的打击可能是致命的。

  由此事件,联想到造纸产业链中愈来愈多的互联网平台的崛起,放眼未来,如何将未来制造业与互联网有效结合,充分发挥利用各自优势,将是整个造纸产业链中的传统厂家们需要思考的问题。